访问罗斯洛克新浪微博
扫描二维码加罗斯洛克微信
Roserock logo
国家机构接受当代艺术,大势所趋中留弹性空间
2013.11.23

  国家画院成立当代艺术研究中心,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,就是国家画院对整个当代艺术的接纳,这意味着国家机构对当代艺术的接受,这当然也是大势所趋的事情。摆在国家画院当代艺术研究中心面前的事情就是:以后做什么,怎么做。如何利用平台,为当代艺术家做更多的事情,这也是方力钧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的问题。在我看来,方力钧是一个很乐观的艺术家,是个喜欢交友、乐于做公共性事务、不会完全沉迷于自己世界的人,这些可能是国家画院选择他的理由。其实这样的例子中外皆有,在西方,毕加索作为前卫艺术家,在其中后期得到官方政府学院的接纳和认同,这个过程中,他们一直保留了前卫艺术的探索色彩。如果把当代艺术研究中心当做一个权力机构,那就失去了当代艺术研究中心成立的初衷和意义,在不违背当代艺术研究中心成立的初衷下,做一些对中国当代艺术有所推动的事情,这就比较有价值。

  当代艺术本来就应该在艺术中占有一席之地,当当代艺术家进入国家画院后,下一步在中国美协应该也会有一席之地。前有留法学西画归来的徐悲鸿,他归国后长期从事美术教育,先后任教于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、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和北平艺专,1949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。徐悲鸿为艺术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如今,方力钧作为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的身份职责,身上背负了更多的责任,他不仅仅要关注自己的创作,更要关注整个中国当代艺术整体的发展,多些公共服务精神、公共服务意识。

  当代艺术的特殊性,需要国家画院为当代艺术留出空间。如果把社会比喻成一座房子,当代艺术就是一扇对外打开的窗子。设立这样的机构,同其他艺术门类最大的不同,就是需要给当代艺术更大的弹性空间。当代艺术的特性就是打破边界,探索更多思考和实验的范围。

  希望大家以积极的乐观的态度对待这件事情,这是必由之路,中国当代艺术在今天已经获得了这么大的影响,拥有这么大的受众群,国家就应该积极地面对当代艺术。我希望从积极的一面看待,也只有积极的力量才能引导它走向正轨。一味地批评,只能阻碍当代艺术的发展,使当代艺术也失去了更多展现它的舞台。

  当代艺术的特殊性,需要国家画院为当代艺术留出空间。设立这样的机构,同其他艺术门类最大的不同,就是需要给当代艺术更大的弹性空间。



罗斯洛克文化集团
版权所有:罗斯洛克文化集团 京ICP备13036919号